N E w S
F a c e b o o o k
G O O G L e +
T W I T T E R
 

聲明

本版內容均轉載或摘錄自其它媒體,僅供讀者瀏覽及參考之用,以便於讀者了解加國華人的歷史與現狀。 讀者如欲引用其中內容,請自行與其原作者及媒體聯繫。本館並不承擔此項責任。 僅此聲明。

 



華工與移民

最後一顆道釘與人頭稅--加國鐵路華工的世紀悲歌

(星星生活編者按)加國首任總理麥當勞(Sir John A. MacDonald)曾經說過,“沒有中國工人,就沒有鐵路。”2005年11月7日是橫跨東西兩岸的加拿大鐵路竣工120周年。1885年11月7日9時30分,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在卑詩省克萊拉奇(Craigellachie)打下最後一口道釘(Last Spike),終將猶豫不決的卑詩省納入加拿大聯邦的版圖。

從1881-1885年間,先後有超過15,700名華工參與修築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其中4,000多人客死異鄉。穿越卑詩省沿菲莎河谷,由穆迪港(Port Moody)至老鷹隘口(Eagle Pass)之間的615公里,是整條鐵路最艱險的路段。華工擔任開山、挖隧道和放置炸藥等最危險的工作;平均每公里鐵路有4名華工葬身荒野。

鐵路竣工這一紀念日對數以千計鐵路華工以及華裔社區而言,卻是屈辱、歧視的開始。針對華人移民帶有明顯歧視性質的人頭稅隨後出臺,並不斷調漲。聯邦政府更在1923年7月1日正式通過實施排華法案,將歧視達到極致。

在多倫多,每年慶祝加拿大日時,鐵路華工的後裔和人頭稅受害人家屬以及各界人士仍會到鐵路華工紀念碑前致祭,以示不忘恥辱,並譴責聯邦政府至今仍拒絕道歉和一錯再錯。

最後一顆道釘的故事

1885年11月7日,在加拿大西海岸的老鷹山口(Eagle Pass)附近的克萊拉奇(Craigellachie)聚集了一大片興高采烈的人。一名身穿禮服、頭戴大禮帽的紳士在大家的歡呼聲中,拿起鐵錘,將加拿大太平洋鐵路修築工程中的最後一顆道釘敲進鐵軌。從此,橫跨加拿大的鐵路大動脈將大西洋岸邊與太平洋之濱連通。

想當初卑詩(B.C.)省在1871年談判加入加拿大聯邦時,其中一個主要條件就是修建一條能把卑詩與加拿大東部各省連接起來的鐵路。雖然當時連卑詩省的代表對是否真能成功地穿越洛基山,修成這條鐵路沒有太大信心,但聯邦政府的代表竟很痛快地答應了這個條件。因爲這條鐵路不光是對卑詩省,對加拿大聯邦也是太重要了。

可是,協定已簽署了三年了,那條鐵路卻連影子也沒有。

在這三年裏聯邦政府光是在鐵路勘探上就已花費了50多萬加元。那時候線路的勘查全憑人的一雙腳一步一步地跋山涉水地走出來。雖然現在去洛基山旅行的人把那裏描繪得像人間仙境似的,一百多年前那裏可真是險山惡水呀。

那些勘查鐵路線的人沿著河谷走,走著走著四周就全是懸崖絕壁,再無路可行了。他們就只好攀懸崖爬絕壁,走那些山羊都難通過的山崖。舉目四望,眼前一層層的大山陰沈沈地擋在那裏望不到盡頭,山巔是皚皚的白雪。低頭看,腳下是滾滾激流,連印第安人的獨木舟也難行。

要在這樣的險山惡水中修築鐵路是談何容易!可是加拿大的發展確實需要這條鐵路,鐵路開工刻不容緩。終於在1880年聯邦政府與由英、法、美三國的鐵路專和財團組成的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公司CPR簽訂了協定,拉開了太平洋鐵路修築的大幕。

太平洋鐵路公司一估計,得需要一萬名勞工來修路。在當時卑詩省還是個尚未真正開發的省份,只有當地的印第安人和爲數不多的歐洲移民,很難招到足夠的工人。因此CPR就招收了大批華人勞工。

乘船招募而來的中國勞工

那時漂洋過海來到北美新大陸的華人,開始的時候是一些在美國西海岸舊金山一帶尋找金礦的華人。他們聽說加拿大卑詩省也發現了金礦,就北上到這裏采金。太平洋鐵路一上馬,他們中的許多人就被招聘爲勞工。

華人的吃苦耐勞早就是聞名於世的。在太平洋鐵路修建中華人勞工的工資比白人勞工低很多,但幹的卻是白人勞工不願意幹的最苦最累的活兒,也從不去招惹是非,所以開始倒也相安無事。

可是不久省政府爲了償還多年積累下的債務,提高了當地許多稅項。煙酒稅提高的更多,但這對華人勞工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爲這些萬里迢迢背井離鄉來此賣苦力的華人勞工幹活兒的唯一目的就是掙錢養活遠在中國的家小。因此他們既不吸雪笳又不喝威士卡,也很少到街上去消費。他們掙得那點工錢除了吃飯全都存了起來,準備有朝一日帶回家去。所以加稅很少加到華人勞工的頭上。

於是當地的一些白人勞工便憤憤不平起來,認爲這些華人既搶了他們的飯碗,又占了他們的便宜。這些白人就組織起來個團體,到處抗議鐵路公司招聘華工。他們竟然聲稱即使不修太平洋鐵路,也不能招聘華人。

但如此艱巨的任務,這麽緊的工期,公司不招聘華人,到哪兒去找這樣吃苦耐勞、埋頭苦幹又便宜的勞動力?所以他們越抗議,鐵路公司招聘的華人勞工反而越多。當地的華人招滿了,又從太平洋那邊一船一船地招募來了五、六千華工。太平洋鐵路工地上的勞工華人占了一大半。

那時候可沒有什麽挖掘機推土機鋪軌機之類的機械,施工全靠人在懸崖峭壁上打炮眼放炮崩山。然後用鍬稿修路,用雙肩將鐵軌扛到路基上鋪好,再一錘錘地把道釘敲進鐵軌中去。所有這些工作都是在極爲艱險的條件下完成的。

著名的法瑞瑟河谷從耶魯到裏屯的58英里路段,山體全是堅硬無比的花崗岩,直上直下。深深的河谷中激流飛濺。要在懸崖峭壁上開鑿出15條主要隧道,最長的一條有1600英尺長。工人們在幾乎沒有立足之地的絕壁上鑿洞,搭上棧道以便點炮崩山,險象環生!

一個又一個的華人勞工因飛石、滾木、啞炮和落崖而喪命。他們說,那段路每向前鋪進一英里,就會有六名華工送命。可以說是華人勞工用自己的汗水和生命打通了洛基山脈的崇山峻嶺,將橫跨加拿大的大鐵路鋪到了太平洋邊上。

可是在慶功儀式上,竟然沒有看到一個華人的面孔。這些真正的築路英雄竟然沒有資格參加最後的通車儀式。

太平洋鐵路的建成通車最終將西海岸的卑詩省歸入加拿大的版圖,使加拿大成爲跨越大西洋和太平洋兩大洋的世界第二大國。這條鐵路給加拿大帶來了榮譽和自豪,也帶來了繁榮和昌盛。但對參加築路的華人來說,卻是從此半個世紀的惡夢的開始。

太平洋鐵路修成了,不再需要華人苦力了。他們的吃苦耐勞和勤奮肯幹就變成了一種競爭性的威脅。爲此加拿大政府開始關上華人移民的大門。

一個帶有明顯歧視性質的只針對華人移民的新稅法出臺了。規定每個新移民來加的華人要額外繳納50加元的人頭稅。1891年這一稅款增加到100加元,兩年後又猛增到500加元。這筆錢相當於當時一個工人兩年的工資。儘管如此苛刻,仍沒有有效地阻止華人移民來加。於是在1923年聯邦政府頒佈了新的排華法案,禁止幾乎所有華人移民加拿大。徹底地關上了華人移民的大門。

在這個排華法案實施的24年間,除了極少數特例外,幾乎所有華人新移民都被加拿大政府拒之門外。其中也包括了當時已在加拿大的幾千名華人勞工的妻子兒女。從此,不知有多少華人家庭被迫過起了天各一方,無法團聚的生活。

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末,正是中國國內戰火頻繁、民不聊生的年代。這些家庭的男人們在異國他鄉拼命工作,希望能有一天掙夠了錢回鄉與家人團聚。而他們留在家鄉的女人們則在戰爭、饑荒和瘟疫中隻身承擔起一家老小的生活重擔。

是啊,跨越北美大陸的大鐵路是加拿大人的驕傲和光榮。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這光榮上面的污點和在這自豪背後的恥辱呢?有幸的是今天當年華人勞工在修建太平洋鐵路上的傑出貢獻終於得到了承認。而這條華人與當地人民一起用血汗和生命築起的國家大動脈正在爲加拿大各民族的多元文化和經濟建設發揮著不可缺少的巨大作用。

(來源:加拿大“星星生活-星網”; 文/清早,圖片鳴謝溫哥華公立圖書館等)

 

^回到頂部^


太平洋鐵路

加拿大太平洋鐵路——每公里埋葬著一個華工英魂

加拿大幅員廣大,火車穿州過省,一路傍窗欣賞大自然美麗風光,有翠綠的山麓,平坦的大草原,藍寶石般的湖泊,確實令人賞心悅目。

可是,就在火車鐵輪有節奏的“鏗鏘”聲中,有多少人會想到,這條120年前建成的鐵路,平均每公里就埋葬著一個當年築路華工的英魂?是華工的汗和血,伴著鐵軌鋪成了這條促進加拿大統一和推動經濟繁榮的國家大動脈。

那是一段令人辛酸的歷史,幾千華工離鄉背井,來到北美洲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下修築太平洋鐵路。

不少人經受不了沈重勞作和嚴寒天氣,客死異鄉。而在鐵路通車後,幸存者又面臨另一場災難,那就是社會掀起的一股排華潮。華工流離失所,生活無依。勉強站住腳期望落地生根的,又因政府頒佈“人頭稅法”而無法申請家人團聚。

因爲每人500加元的入境人頭稅,比當時普通工人一年人工還多,有多少人付得起?再後來,更加規定華人不得入境,禁止與白人結婚,限制從事經營或工作專案等等。

那幾十年,前輩華僑簡直生活在惡夢中。直至20世紀40年代,取消排華法,華人才在法律上享有公民權利。70年代,中加建交,更大大改善華人在社會地位。

歷史翻過新的一頁,當年築路華工的貢獻也逐步爲主流社會認同。繼十多年前加拿大鐵路華工紀念碑在多倫多落成後,日前,加拿大皇家鑄幣廠特別發行2005年鐵路華工紀念幣套裝,表揚華工對鐵路所付出的努力和犧牲。

紀念幣純銀製造,共兩枚,其中一枚是列車在菲沙河通過的圖景;另一枚是加拿大鐵路華工紀念碑。全套定價120加元,大概與紀念鐵路建成120周年巧合吧。

華工艱苦卓絕精神雖然受到肯定,但那時由此衍生的人頭稅和一系列排華法案,至今仍未得到妥善解決,政府沒有公開正式道歉,更遑論對人頭稅受害者和他們的後人作出賠償。加國華人爲平反這些問題,還有一段相當艱巨的路要走。

(來源:香港大公網/轉自:華聲報  作者:姚船)

 

^回到頂部^


華埠今昔

  • 唐人街的故事
  • “綠耳朵”講述溫哥華華埠秘
  • 溫哥華唐人街
  •  

    ^回到頂部^


    華埠今昔

    唐人街的故事

    溫哥華唐人街的起源

    到底那裡是唐人街? 由Caroll街向東走, 經過緬街、片打街、奇化街至Georgia 街一帶都能感受到濃濃的中華風情, 這又是如何形成的? 根據中華文化歷史學家 Edgar Wickberg的分析, 商業與住宅的迅速發展, 是讓唐人街由最初的Caroll街向東拓展至今日樣貌的主要因素。他指出: 「隨著人口的日漸增長, 各商店、會館的所需空間也相對增加, 這需求尤其在20年代最為顯著。」

    這小小的社區經歷過不少風波, 見證了加國華人歷史的興衰。

    1923年國會制訂的「排華法」通過前, 唐人區原是人潮洶湧, 大街小巷擠滿餐館、茶樓、麻將館、雜貨舖的地方, 是那個封建年代棲身於異國的華人僅有的活動範圍。由1923年至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法律上對華裔入境的限制導致唐人街人口增長緩慢。在這期間, 很多單身漢陷入了伴侶難尋的困境。這局面一直持續到1946年中央政府逐漸把限制解除才得到舒緩。

    膚色惹的禍

    華人受到歧視的現象, 不單出現在溫哥華唐人區, 那其實是當時的一個世界性問題。卑詩大學教授Jean Barman 認為, 溫哥華唐人所承受的歧視「反映了其時全球多個地區的殖民性質。」居於香港的中國人, 當年同樣受到英國統領者的欺壓。「不同之處是居港華人在人數上佔了優勢,」Barman 強調: 「如此一來, 帶歧視性質的律法才難以樹立。」不少曾在香港工作的英國殖民者, 退休後都選擇來溫哥華或溫哥華島安頓, 渡過晚年。他們對華裔的某些批判眼光及成見也如影隨形般無法擺脫。
      礙於加國華人人口密集度極不均勻的狀況, 溫市與其它地區的唐人街無法客觀地作出比較。尤其在排華時期, 加拿大以卑詩省的華人人口最為稠密, 甚至於1911年佔了全國人口約百分之十一。來自東岸撰寫加國歷史的作家大都嚴厲批評溫哥華過去對華裔居民的不公與殘暴。Barman 教授指出: 「很少人提及安省在同時期針對黑人的種種不公平政策。當時在安大略上學的小孩被迫因膚色的差別而分隔開來, 黑人與白人有各自的學校。溫哥華的唐人則倖免於這等遭遇。」

    潮起潮落

    一百年前, 介於1900及1910年間, 正是華埠的鼎盛時代。當年加拿大經濟的繁榮, 讓唐人街的商家們也從中獲益。「另一個 (讓溫市唐人街日漸興旺的) 原因是域多利正走下坡的鴉片買賣。」Wickberg解釋:「政府對鴉片的禁制, 使得無法再從中圖利的人紛紛移居溫市唐人街。」

    s

    中國局勢混亂, 五花八門的派系湧現於華埠街頭, 成了其獨特的標誌。國父孫中山在1897年到訪時, 成立了反清組織「同盟會」駐溫哥華支部。直至1911年, 華埠政治派系大致被瓜分成革命派人士與「保皇會」的清廷維護者。到了20年代, 由同盟會改組而成的「國民黨」與加國原有的「洪門」組織逐漸展開合作關係。中華民國創立後, 曾為孫中山的革命工作不辭勞苦的洪門成員, 因未能如願參與新政體而深感被人利用、受人所欺。

    神秘的面紗

    1911至1927年的華埠尤其動蕩不安。」Wickberg說: 「就業競爭激烈, 加上賭博猖獗, 而打鬧是常有的事。」某些派系組織甚至招攬年輕力壯的少男, 專門負責打鬥。他聲稱:「由於唐人街地區以外的機會實在太少, 華人只有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內, 以致整個社區都充滿家鄉的影子。」這就是為何華埠的政治、娛樂及文化裡, 我們看見的不是加拿大, 而是濃烈的中國色彩。只是對今天的我們來說, 唐人街神秘的面紗仍然緊閉著。如Wickberg所說:「我們對1914至1980年的唐人街實在了解太少了。」許多歲月的秘密正埋藏在卑詩大學總圖書館特藏的收集品裡, 有待被研究、挖掘。

    儘管大費周章每年舉辦華埠夜市吸引人群、力挽不景氣的經濟, 然而, 沒多少人會真正願意踏足癮君子與乞丐滿街留連、徘徊之處, 尤其是入夜後的唐人街。Barman 教授說:「二十年前要吃中國菜, 人們必然想起華埠別具風味的唐人餐館。加拿大前總理杜魯道及其夫人在80年代造訪溫哥華時, 也曾親臨唐人街品嘗美食。」現在, 唐人餐館在大溫地區隨處可見, 華埠也因此少了帶動人流的獨有魅力, 經濟自然下滑。

    不過, 讓唐人街人脈流失的原因不僅是毒品問題或昂貴的房租, 政治影響力的喪失也脫不了關係。直到70年代, 駐於唐人街的各宗鄉會館扮演著扶持、幫助新移民的重要角色。根據Barman 教授的推論, 類似的輔助會越來越多, 如著名的中僑互助會, 唐人街已不再是新移民唯一能求助的地方。Barman提到:「輔助會中心遍佈各地區, 人們的選擇就更多了, 列治文是個很好的例子。」較晚期的台灣移民也讓華裔社區更為多元化。「1947年以前的變動並不多,」Wickberg認為: 「可是在那之後, 供華人取捨的的社團則大副增加了。」

    回到未來時

    唐人街正面臨著甚麼樣的命運呢? 它會否像日本城般消聲匿跡? 還是會頑強地等待下一個花季, 再次綻放? 近期所舉辦的華埠會議氣氛並不明朗。餐館一間接一間, 或倒閉或搬遷;經濟也如逐漸鬆垮的泥土, 傾瀉而下。許多人都感到前路茫然。Barman教授卻認為, 仍然可能有一線生機: 「有鬥爭就代表希望尚存, 哪怕對手是他們自己。」
    思想及生活方式縱然有別, 長居於此的移民或本地出生的新一代華僑, 多數仍為自己的文化遺產感到驕傲。各區域的唐人街, 能像溫市華埠般成功抵抗時間及西方文化的洪水, 讓原有風貌特質不受吞沒的, 並不多見。且看毗鄰的西雅圖唐人街,「中國城」的名稱早已被「國際區」取代之。溫市華埠向我們展現了其遇強越強、堅韌的一面。Barman教授丟下一句: 「過了谷底後, 總會遇見下一個山峰。」

    (轉載自Perspectives Online, 翻譯: Amme Lau)

     

    ^回到頂部^


    華埠今昔

    “綠耳朵”講述溫哥華華埠秘密

    華聲報訊: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如果您想了解加拿大溫哥華華埠的秘密,就讓釘在路燈柱上的“綠耳朵”來告訴你。華埠有14個地方能找到綠色耳朵的標記。這些綠耳朵上寫著一個電話號碼和一個密碼,遊客只要拿手機撥打這個電話號碼,並根據提示輸入密碼,就能聽到一段所在方位的故事。

    這個為遊客提供語音資訊服務的項目稱為“低語”,早在2003年就已經在溫哥華推行。但是由於缺乏資金推廣宣傳這項服務,綠耳朵雖挂在街頭觸手可及的地方,但仍默默無聞。華埠的14個綠耳朵標誌全部位於泰勒街以西,絕大部分是在片打東街上。

    關於華埠的故事,“低語”語言檔案項目共蒐集了28個,講述故事者最年輕的為22歲,最年長的則是一名92歲的老人。他們有的是跟遊客分享童年的記憶,有的則是建築的設計者,包括千禧門的設計師。他們講這些故事時,就在綠色耳朵所標示的現場,這樣遊客聽他們的講述,有很強的方位感。

    撥打“低語”項目的電話沒有任何其他費用,僅僅是通常的手機通話費。

    “低語”語音服務項目的創辦人米考利弗最早在多倫多推出“低語”項目,為市民和遊客講解多倫多的社區故事。他認為,只有當遊客或者市民了解所在的社區,對社區的感情才能加深。“當你走過一個城市,這些建築很難讓你產生真正的情感上的聯繫。但一旦你聽了這些故事,你的頭腦中對這些街區、這些建築就不再陌生。而生活在這個城市的居民聽了這些故事,也對社區會產生更深的感情。”

    四分之一的溫哥華的華埠故事原來是以廣東話講述的,“低語”項目把它門翻譯成英文後,仍保留了廣東話作為背景聲音,讓聽故事者能繼續感受到講故事者的語氣。

    沒有手機、不能在現場根據提示撥打電話的遊客,可以把電話號碼記下來,然後用有線電話撥打。同時,網站murmurvancouver.ca也提供錄音及地圖,讓遊客可以在網路上傾聽華埠的故事。

    (轉載自www.XINHUANET.com)

     

    ^回到頂部^


    華埠今昔

    溫哥華唐人街

    1850年,中國人開始穿越太平天國的炮火,離開哀鴻遍野的滿清中國,來到被他們視爲遍地黃金的北美求生。

    19世紀60年代初,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境內的中國人已達4000多名,大部分在金礦打工,也有少數商人在附近開妓院、鴉片煙館和餐館。中國人到國外無非是爲了養家糊口,但他們的夢想迅速破滅。據歷史記載,當時華人礦工平均日薪4元,但白人礦工卻是7元。除去日常開銷,華人每日淨賺只有兩毛,當初寄錢養家、衣錦還鄉的美夢成爲泡影。

    華工們在異國他鄉過著寂寞愁苦的生活,中國的春節是他們一年中最高興的日子。當地的報紙報道說:"天朝人民歡慶他們的新年,燃燒無數爆竹,一連兩天,笑語喧嘩,並享用豐盛的豬肉、雞和白蘭地。"但此時華人居住比較分散,尚未形成一定規模的唐人街。

    1885年,主要由17000名華工修建的加拿大太平洋鐵路竣工,適逢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經濟蕭條,無數華工失業。有的輾轉回國,剩下的一部分華工逐漸集中到溫哥華片打街一帶生活,形成了今天的溫哥華唐人街。另一部分人則跋涉東移,到達多倫

    1890年,溫哥華已成爲1000名中國人的家園,兩年後,原只有幾間簡陋的木屋的唐人街逐漸擴展爲一連幾條街的磚砌建築物,而以片打東街100號街段爲社區的中心。 但華人到加拿大時正逢加拿大種族歧視嚴重時期,尤其是鐵路完工後,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白人認爲廉價的華工奪走了他們的工作機會,反華情緒日益增長,並逐漸擴散至其他省份。

    當時的報紙甚至發表了一篇社論,危言聳聽地說:"假如現在不迅速採取措施,屆時,華人將把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據爲己有。天國巨浪,即將滾滾東流。十倍于加拿大現有人口的人流,將自中國大陸洶湧而來,而中國卻不因此而有所損失。"

    1886年,三四百暴徒燒毀了片打街的華工工棚,偌大的溫哥華只留下孤零零的5間華人洗衣店。1893年,溫哥華市政府甚至以"厭惡性"理由限制華人在唐人街開洗衣店

    1904年,唐人街商人在華人商號永生行帶領下,以5萬元在廣東巷一帶興建住宅和百貨商場,較有實力的華人開始購買溫哥華唐人街的房屋。但是,3年後,反亞裔暴亂重卷唐人街,造成數萬元損失。

    在種族傾軋的危機下,華人自發成立了一些社團進行自保。維多利亞的中華會館和溫哥華的中華商會相繼成立,用以"解息爭訟,扶助貧病,禁除內患,杜擊外侮。"並於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接待過造訪加拿大的清朝大臣李鴻章、同盟會領袖孫中山以及梁啓超、康有爲等。1912年,推翻了大清王朝的中國國民黨還在溫哥華設立了分部。

    (摘自鳳凰週刊總第99期,記者聞正兵)

     

    ^回到頂部^


    中文服務

  • 服務資訊
  • 中文傳媒
  • 中文政府
  •  

    ^回到頂部^


     

      加國學習生活服務資訊網站

    溫哥華天空 衣食住行溫哥華
    溫哥華中文網 台加文協
    溫哥華投資俱樂部 生活在BC
    卑詩華人 四海為家
    加國無憂 多倫多華人資訊網
    佳華網 渥太華中國人
    卡城華人 蒙城華人網
    華楓 卑詩陽光
    愛城華人 星網
     

    ^回到頂部^


    中文傳媒網站

    華報專欄 世界日報
    星島日報 明報
    加拿大中文電台 大中報
    多倫多中文電台 城市電視
     

    ^回到頂部^


    中文政府網站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溫哥華總領事館 中華民國行政院新聞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多倫多總領事館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溫哥華) 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多倫多)

     

    ^回到頂部^

    2015年 新版  Made by:Ricky  Yan